客服热线:400-0886099
近10家公司退出筹建民营银行 行业或回归理性

    根据银监会城市银行部主任凌敢披露,目前银监会已累计批筹11家民营银行,除首批试点的5家民营银行外,另外6家均为今年批筹。这6家今年批筹的民营银行分别为:重庆富民银行、四川希望银行、湖南三湘银行、安徽新安银行、福建华通银行、武汉众邦银行。未来还将有一批民营银行将获批筹。  不难看出,今年与去年银监会批准筹备的民营银行数量基本一致。而从另一个数据来看,今年以来,公开披露的原计划筹建民营银行却半途退出的公司已经接近10家,自行退出除了自身公司的原因之外,或许与民营银行的吸引力正在回归理性有关。

    多家公司退出筹建 

    一心堂在今年3月23日的公告中表示,经对该事项进行全面、认真研究,同时咨询外部相关行业专家,认为时下参与投资银行不符合公司整体经营管理战略,不利于公司集中力量进行主营业务拓展。这是首个以主发起人身份退出民营银行筹建的企业。随后,退出民营银行筹建的公司不断增加。 

    今年6月份,和邦生物公告称由于该项目与公司预期差异较大,公司未再继续参与四川希望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项目。2015年7月份宣布将携手小米科技、新希望、红旗连锁等企业共同发起设立民营银行后便再无进展。 

    7月份,建研集团公告称,2013年12月份决定参与筹建民营银行,拟以自有资金60万元入股推动民营银行成立的厦门商汇联合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受相关政策影响,厦门商汇联合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筹建民营银行的工作已无法继续推进,并将所持有的厦门商汇联合投资股份有限公司3%的股权,以60.64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厦门双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相关工商变更已办理完毕。 而商汇银行的另一发起公司蒙发利早在7月15日就宣布退出。福建永荣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福州中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也在近日宣布退出华通银行筹办。 此外,朗玛信息和贵州益佰表示,在推进民营银行的筹建过程中,由于银监会民营银行筹建细则进一步细化,民营银行最低注册资本提高至20亿元人民币。经过与相关政府部门以及贵安科技银行发起人商议,拟不作为主发起人参与筹建贵安科技银行。 根据《证券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有近10家公司公开披露退出民营银行筹建,而对于有心参与筹建,却未成行的企业来说,这个数字或许早已突破三位数。 

    回归理性 

    来自民营银行筹建申请辅导咨询机构,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6年7月份,全国共有12家民营银行核名,其中有7家为二次或二次以上核名(核名有效期为6个月)。1月份至7月份民营银行核名总数达108家。 据了解,民营银行申设包括辅导和正式申设两个环节。除了较为复杂的申请流程,对于参与筹建公司,门槛也并不低。 银监会去年6月份发布《关于促进民营银行发展的指导意见》,对投资人创办民营银行设立准入条件,其中比较具体的标准有:投资入股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民营企业,最近3个会计年度需连续盈利,年终分配后净资产达到总资产30%以上,权益性投资余额不超过净资产50%等。 2015年11月底,陕西省政府办公厅转发《关于推进陕西民营银行设立工作实施意见》,明文要求:发起设立民营银行注册资本应满足20亿元人民币的最低限额。 

     而在市场传闻中,监管层对于申请企业的要求则更高,条件包括东部发达地区原则上要求主发起人净资产不低于100亿元,实际控制人净资产不低于50亿元,西部地区可适当放宽。并要求民营银行的发起人不应是矿产业、房地产以及“两高一剩”的限制性行业,比如钢铁、平板玻璃、光伏等行业的企业。发起人为拟设银行注册地所在省(区、市)内纯中资民营企业。 财经评论人余丰慧认为,导致上市公司逃离民营银行的一个主要原因是门槛设置过高。“一方面,申请的程序、手续都太复杂了,民营企业面临监管给出的高门槛、严格的要求,达不到只能放弃。另一方面,名营企业就算手里有资金,若找不到好的项目,盈利不好,经营不了,还不如早早地放弃。” 监管层对此看法则更趋于谨慎。银监会副主席曹宇不久前表示,有的民营银行股东短期入股后即出售银行股权,有的股东在银行获批后立即转让股权,改变民营企业属性,有的股东面临司法纠纷,存在强制拍卖执行银行股权的隐患。 

     市场则更加关注民营银行的生存问题。华泰证券指出,国内并不缺银行,缺少的是有鲜明特色的银行。民营银行可借鉴当前传统银行的轻型化、综合化、市场化和数字化的转型策略,找准传统银行业务痛点,由点到面打开业务局面,包括在重塑客户体验、发展金融场景服务等方面拓展客户;同时,区域性民营银行借鉴社区银行、互联网民营银行借鉴直销银行,发展出自身特色业务,再逐步进行跨区域、多产品扩展。

转自:证券日报 

APP
下载
在线
客服
风险
提示
返回
顶部